第253章 情报
书名:大嘴花签到进化 作者:超音速挖掘机 本章字数:233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4:31:51

“不得不说,他在被驱逐之前,神魂被处理地非常干净。不仅被布下了重重封印,即便我们的密探最后将封印解开,所看到的也是一片空空如也——那段记忆被删除地仿佛被冲刷过数百遍一样干净,找不到任何痕迹。”

“不过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……”

暮华仙子讲到这里,话头突然停了下来,像是站在案台前的说书先生观察下面观众的反应一般,在花与婉儿之间来回扫视。婉儿一副急切的样子让她很满意,然而等她看到花还是那么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又有些下头。

她撇了撇嘴,继续说了下去。

“我们在他的神魂里找不到记忆,便从其他地方下手。有的东西在神魂里找不到,但是身体和大脑却会记住——当时那个密探的首领灵机一动,找到了一名正好来到了东来州的南疆赶尸人……”

“你们可真能做人事。”花打岔道。

暮华仙子翻了个白眼:“说了这事和我没关系,他们那些当密探的天天在各种让人不适的环境里待着,有些精神变态也很正常——说岔了,总之就是找到了那名赶尸人,然后将这位小兄弟炼成了僵尸。僵尸虽然会保留生前的记忆,但是因为没有自己的意识,只会听赶尸人的话,那名赶尸人便给他下达了命令……”

“……让他重新复现一边在当时的皇位继任仪式中他做过的动作。”

花手撑着下巴,微微点了下头。

学到了。

另一边,暮华没有吊着婉儿的胃口,而是直接说了下去。

“然后,那个僵尸先是像是非常紧张地在和谁说话,然后看向某个方向,过了一会儿……他突然呆住了,闭上了眼睛。”

“当时那密探以为这清理记忆的术法真就这么厉害,连一点迹象都没有的时候,那赶尸人却看出了有些不对劲——僵尸不需要呼吸,而他的胸口还在起伏——僵尸依旧还是在模仿他生前的动作,只不过……在那个时候,他就是在一动不动。”

“他在那里整整站了一个时辰,才像是从梦中醒来一般,突然恢复了动作——时间与那次继任仪式的时间分毫不差。”

“也就是说……”婉儿思索着,突然醒悟道,“……根本没有什么继任仪式?!”

“不一定,但是至少那一次仪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。”

“可是,为什么……”婉儿想到一般,突然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“……不对,这和师父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别急啊,接下来就是我的猜测了……”暮华仙子看向花,“那边那只妖怪,你只需要回答是,或者不是就行。”

“我猜测,你们这次是要准备对付这澜沧的皇帝吧?这整个澜沧,需要你即便……也要提升自己力量才能应付的人不多,那个尉迟靖已经被自杀了,那个皇帝可能下一个盯上的是姓聂的那小子的爹?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内容,但是大概就是拿你们作为威胁了——就像他派人抓走尉迟靖的时候一样。”

花看了婉儿一眼,然后面朝暮华,思索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虽然与实际情况有些不同,但是大致上是这么一回事。

“然后是第二点,他盯上你们的原因……是因为你们发现了他们秦家皇室的秘密——他们所说的继承,其实是夺舍?”

花有些讶异地微微张开了嘴。

这也能猜到?难不成她也能读取别人的思想?

“你可真是耿直,看神情就能知道我蒙对了……这个没有证据,我只是这样猜的。因为有从皇宫里出来的侍从说过,他侍奉过两任皇帝,而第二任皇帝在继任之后,在极少数情况下会出现先帝出现过的一种状态——像是精神失常了一般突然看向他的眼神变得非常凶恶。虽然时间非常短,他也不确定是不是错觉,但是与夺舍之后会出现的某种副作用有些相似。不过当时我向洗剑堂提出的时候,其他的长老都觉得我是想多了……啧,一群石头脑袋的糟老头子。”

这位天剑派的大长老不屑的冷笑了一下。

“总之,看来我的猜想是对的,而你们确实也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麻烦。最糟糕的情况,恐怕你们得和澜沧的军队开战了。本来在今天之前,他要解决你们都不需要动用军队的。”

“我不会让他得逞的。”

“等等等等……”婉儿突然插话进来,扯着花的手说道,“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不先和我说的?”

“很危险,如果出了问题,我会把你们带出澜沧去。如果你们知道了,怕你们冲动……”

“冲动?为什么……”婉儿突然瞪大了眼睛,“……聂大人、尉迟小姐和林小姐怎么办?”

“我能带出去的人有限。”花实话实说道。

“我们不能就这么丢下他们……”话说道一半,婉儿突然停了下来,再张嘴的时候却只有嘴唇动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
过了一会儿,她才气愤道:“聂师兄也知道这件事,也没告诉我,你们就觉得我这么没有用吗?”

聂君离,他是怎么知道的?林盼儿找他了?

“不是,是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婉儿突然抬起手,制止了花继续说下去。她闭上眼睛,微微蹙着眉毛,吐出一口气,随后才缓声说道:“你们的计划,至少把计划告诉我,我看看我能够帮上什么忙。”

花愣了一下,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。

现在还继续瞒着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花便将关于这次赌局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

婉儿听完,也没有立即说话,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,低着头沉思着,嘴巴时不时还会动几下,看来是在和聂君离传音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再次抬起头来:“这一次,也许我们不需要跑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花疑惑道。

“虽然只是师兄那边的猜测……”

婉儿说道一半,突然伸手布下了一个隔音罩,而后又像是不放心一般,再抽出几张符篆贴在了墙壁上。如此一来,就算有人想要探听他们的对话,也必然会引起她的注意。

做完这一切之后,她才继续开口道:“虽然只是师兄的猜测……聂大人和林大人,在明天很有可能会有大动作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