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二章
书名:深情藏不住 作者:蓝掉 本章字数:10986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3:22:25

墉城。

程回这几天都没休息好,又失眠了,也就白天中午的时候能睡一会,晚上她就睡不着,非常清醒,尤其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时候,意识是无比清醒。

身体是困的,可是脑子就是不想睡觉。

程回都想吃药了,但她现在怀孕,药物不能乱吃,要不然会影响到孩子,很有可能对孩子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。

因为这样,她都想去找医生看了。

但她又不想去见医生,她太担心结果,所以还是不知道比较好。

她就想做个鸵鸟,什么都不知道。

因为失眠,程回白天精神也不太好,食欲不佳,阿姨看她这样,就开始着急了。

贺川那边没什么情况,就算有什么情况,她也不知道,因为贺川都不说,他也要忙,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。

好像不怎么上心了。

可能也跟贺川的态度有关系,她已经不想再跟他说一句话了。

出差半个月,她不主动联系,他也就不联系。

行吧。

她也不想主动找他了。

肚子也是有点明显了。

出趟门,程父都不放心她,要阿姨陪着她一块去,程回说不用,就出去转转,透透气,很快就回来了。

她习惯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到处走一走,这样也是避免她自己胡思乱想,一天到晚闷在家里,就算没生病,也要闷出病来了。

程家附近还挺开阔的,而且她是在小区附近逛,又不出去,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小区里边而已,当然了,也会遇到小区其他住户,遛狗的遛狗,带小孩的带小孩,程回看到他们,其实都会想到贺川,要是他在的话,还有人陪陪她。

她现在忽然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的孤单,好像哪里出了什么问题,她以前不会觉得孤单的,但现在却感觉到了孤单。

就感觉所有人都有人陪。

她就自己一个人。

贺川在的时候,她还不珍惜,现在人不在,她倒是频频想到他。

程回更觉得自己太娇了,有什么不行的,以前还说离了贺川她一个人照样能过得有滋有味,现在怎么心境变得不太一样了。

程回百般无赖的想着在这件事,她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,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,忽然看到有户人家正在搬家,东西堆满了路边。

她也没多想,即便走不过去就不走了,就想回去好了,她也该回家了。

刚转身,就听到身后隐隐约约有人在喊她。

她还以为幻听了,就没回头,又走出几步,身后又有人叫她,她这才回头一看,看到叫她的那个人,她自己都愣住了。

什么情况?

她是不是不止出现了幻听,还出现了幻觉?

为什么能在这里见到梁扬?!

而梁扬走了过来,他这几年也没什么变化,就是衣品变更好了,身上的穿戴更像样了,可以看得出来,他过得不错。

而程回却皱起了眉头,有点不可思议,梁扬靠近,她下意识就后退,而表情仿佛看见了鬼似的。

梁扬倒是笑了,他没有程回那么紧张,甚至还有些欣喜,能在这看到程回,“怎么了,不记得我了?回回。”

“……”程回可不想和他打招呼,一句话都不愿意说,冷淡扫了他一眼,转身就要走。

但梁扬追了过来,说:“回回,你跑什么,怎么见到我就走,你不认识我了?”

程回看他挡在身前,她顿时沉了脸,更不爽了,说:“让开行吗?”

“回回,怎么,这么多年没见,今天这么巧遇到,这么不待见我?”

程回都想破口大骂了,当初他们俩闹得可不算和谐,她可没忘记,怎么,他不记得了?还能厚着脸皮热情和她打招呼?

她都做不到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她都好奇了。

梁扬低头一看,看到了她微微隆起的小腹,下意识就皱眉,不过很快就松展来了,说: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关你什么事。”程回没好气道,她护住了小腹,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。

梁扬又笑了,他个子高她半个头,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的打扮,“你是住在这么?好巧,没想到我刚搬过来第一天就和你做邻居了,你家在哪?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“不需要。”程回态度冷淡,说完就往外走,但梁扬还跟着她,还在问她要联系方式,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,梁扬还是很好奇她的近况的。

“这不是缘分么,回回,你躲我做什么,怕我?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害怕?恩?回回,你走什么?”

梁扬是彻底黏上她了,还想知道她住在哪里,对她可是前所未有有的热络。

程回只能尽快摆脱掉他,二话不说加快了步伐,但也不敢直接回家,怕被他知道她住在哪里,她就沿着路一直走一直走,而梁扬也在跟着,也不管他这会还在搬家的事了。

“你有毛病么?跟着我干什么?我对你的事不好奇,你也不用管我的事。”

当初闹那么难看,他又不是不记得,至于现在对她这么热络么?

程回要是知道今天出门能撞上他,她肯定不出来了。

“回回,不用这么凶吧,你该不是现在还记恨我?还生气?都过去多少年了,毕竟认识一场,你不用这么嫌弃我吧?即便做不成男女朋友,也可以做朋友,不是么?”梁扬还挺厚颜无耻的,他肯定是记得当初他们是怎么闹掰的,也记得他对程回做的那些事,现在还能大眼不猜的跟她说做朋友,他也是够不要脸的。

时隔这么多年,程回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了,要不是今天忽然撞见,他的名字以及他做过的那些事一下子窜入了她大脑里,她真快把这人给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“你有意思么?”

“怎么了,回回,这么多年没见,你怎么对我还是这幅态度,不过都去这么久了么?”梁扬还有心思和她开玩笑,他就想知道程回这些年过得好不好,现在看到她这样,好像过得不错。

梁扬坏心思就来了,说:“你是不是结婚了?”

“这跟你没关系!”程回仰起头,瞪了他一眼。

但梁扬还是不走,他把程回拦住就不走了,说:“这不是问你么,你连这种事都不愿意告诉我?回回,我也是好心问你,没有其他意思。你不要误会我了,也不要想多了,我真没其他意思。”

程回就笑了,说:“你有没有其他意思不关我事,我不关心,但是希望你别拦着我,我也不是很愿意和你叙旧。”

完全没那必要。

“不至于吧,都是老熟人了,算起来我们也认识很多年了,回回,当初和你交往的时候的确是我不好,做了一些让你不是很高兴的事,我现在也知道错了,都过去这么久了,别计较了。”梁扬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,似乎不把以前发生的事放在眼里,他还劝程回别计较。

程回是真笑了,说:“所以呢?这就是你要说的?我觉得没必要了吧,反正你也不是我的谁。”

程回的态度真的让梁扬错愕,她怎么会是这种态度,这跟他当初认识的程回不太一样。

他认识的程回性格温婉,老好人,可以随便欺负的,现在的程回怎么变化这么大,咄咄逼人,还很直接。

梁扬说:“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?别吧,程回,这也没什么事,我只是想找你叙叙旧而已,没其他想法,过去对你做的那些事,我已经跟你道歉了,你怎么还是这幅态度。”

“那你要我怎么样,你未免有点好笑,我什么态度难道不是我的自由么,梁扬,我没时间跟你瞎掰,我也不想和你做什么邻居。”

程回说完就饶开他了。

她对他的事说是一点不感兴趣,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会出现在这。

大概就是所谓的巧合?

毕竟他也是墉城人,不是伦墩的,自打几年前分手后,她就没跟他来往了,自然不知道他之后在做什么。

程回转身就要走,而梁扬接了个电话没有追过去,他差点就忘记今天的正事了。

不过既然能跟程回在一个小区,那以后要是见面也有机会,梁扬这样想着就回去了,没有跟着程回走。

而程回好不容易摆脱掉梁扬,心有余悸回到家里,呼吸都乱了,她是没想到在小区能碰上梁扬,他居然还主动找她说话,她对他就没有一点好感,更别说当初和他交往的时候,他背地里各种说她坏话,还拿了她送的那只明表卖掉。

还好都过去了,这倒也没什么。

她也不在意了,但是梁扬现在还有脸问她要联系方式,还要叙旧,这也太离谱了!

阿姨看程回战战兢兢的,说: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没事,没什么事。”程回摇头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对了,阿姨,吃饭了吗?”

“还没呢,还在做,饿了是吗?那我现在赶紧去做。”阿姨说着回了厨房,而程回上楼回房间了。

她一进房间就把自己关了起来,心烦意乱的,她拿了手机看,但是没有贺川的来电,也就是贺川没有找她。

程回抓了把头发,更加心烦意乱了,她很想找贺川说句话,但贺川没找她,那她还能找他么?她不是很想找,可是心里又很煎熬。

纠结到最后,她还是拨通了贺川的电话,他倒是接了,声音低低的,问她怎么了。

程回说没事,她就是想听他声音,听到他声音,心里能慢慢安静下来。

贺川敏锐感觉到她情绪有点不对,赶紧追问道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没事,没什么事。”程回下意识就否认,“就是在家没什么事做,想找个人说话,怎么,我是不是打扰你了?”

“什么打扰不打扰的,你打的电话,我能不接么?”贺川还跟她开玩笑,而程回却沉默了,她是真词穷,不知道说什么,支支吾吾了半晌。

“回回,你怎么了?怎么不说话了?”

程回咬了咬嘴唇,她犹豫了会,等情绪稍微平复了点,说:“没事,就是打个电话问一下你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暂时还没定下来,还有事要忙。”

“什么事这么忙?出差要出这么久的?是谈什么大生意?”说着,程回自己都笑出来了,她都不可置信,而自己这番话,其实也问得有点小局促。

只能说她今天本来就有点反常,心情不太好,谁知道在路上会遇到梁扬,她那个前男友。

梁扬是她跟贺川分手那段时间谈的,她那会有抑郁症,还挺严重的,也想忘记贺川,就答应了梁扬的表白,跟他在一起,在一起那段时间也没让她忘记贺川,还让她更痛苦。

而梁扬跟自己的朋友说她的坏话,甚至拿了她送的礼物出去卖掉,还找她要钱,利用她,就不是真的喜欢她。

程回那会知道真相之后,就跟他分手了,毅然决然的,最后跟梁扬也是闹得不太愉快。

程回想起来这些事,难免又想起了叶岩他们,尤其是叶岩,他现在估计还不知道她还活着的事,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,但告诉他又有什么用,不如就这样当她是死了算了。

她其实不怪叶岩,这件事得怪他父亲,跟他是没关系的。

程回把他们分得很清楚,没有因为叶定的原因而责怪叶岩。

叶岩也是受害者,他也挺可怜的。

正是因为程回了解叶岩的家事,所以才同情他,怜悯他。

没有怪罪他。

想到这里,程回又叹了口气,心里打着鼓点等着贺川的回答。

贺川说:“恩,这件事还挺重要,暂时走不开,我都答应朋友了,没办法,回回,你是想我了?恩?”

“恩,想你了。”她直接承认了,这倒是让贺川猝不及防,还以为她会否认来着,结果她就承认了,贺川无奈笑笑:“我没听错吧?回回想我了?再说一遍,我听得仔细点。”

程回却没有说话了,岔开了话题,说:“好了,我不打扰你了,也要吃饭了,再见。”

说完不等贺川反应,就怕电话挂断了。

贺川无可奈何摇头苦笑了一下,她还是跟以前一样,风风火火的,也不跟他说清楚点,说得详细点。

程回匆忙下楼了,阿姨刚好做好了饭菜,招呼程回吃饭。

程父在楼上书房,还是程回去叫他下来吃饭。

阿姨做了一桌的菜,照顾程回的胃口,做得大一部分都是程回喜欢吃的,程回却毫无胃口,她甚至什么都不想吃,就喝了点汤,吃了一点菜,就说饱了,然后上楼了。

程父叫她,她也没听见,直接上了楼。

阿姨说:“回回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?怎么就吃了那么一点?”

“我上楼看看她怎么了。”

程父放下了筷子就上楼去看程回。

她就躲在房间里不出来,还是程父敲门才进去的。

“怎么了,胃口不好吗?还是阿姨做得不好吃?不合你口味?”

程回摇头,说:“不是,是我没胃口,吃不下来,跟阿姨没关系。”

她把事都揽在自己身了,是她胃口不行,所以才吃不下的。

而贺川问她想吃什么,他叫阿姨做。

“不麻烦了,我又不饿,就是胃口不好,所以不想吃,没什么事,晚上要是饿了我会找东西吃。”程回不想再聊这个话题,但她跟贺川似乎也没什么话题好聊的。

贺川又笑了一声,说:“那你怎么了,谁惹你了?告诉我,我帮你出气。”

“不用,别喊打喊杀的,我又没事,你要是没时间回来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就这样了,拜。”

贺川无奈笑,但也没阻止她挂断电话,挂断了电话,他给张助打了一通,让他去程家看看程回,张助还想说什么,又没说,就说好。

等张助去程家看望程回的那天,程回一听是张助来了,她就躲楼上没下来,还是程父招待的张助。

程回刚好不在,程父就跟张助说:“贺川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么?”

“也快了,贺总结束工作就会马上回来,贺总就是不放心程小姐,所以叫我过来看看,要是程小姐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跟我说。”

……

程回就在房间里躺着,阿姨来敲门,跟她说了家里来客人的事。

程回没什么精神,说:“来就来吧。”

“怎么了这是,这么没精神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没有,就是提不起精神而已,阿姨,别担心我,让我休息会就好了。”程回话是这样说,但阿姨还是担心她的状态,就问她要不要去医院,多多少少去医院做个检查这才能放心。

程回还是摇头,她就是不想去医院,要是想去早就去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

“还是说你想贺川了?”

“哪有,我哪里会想他。”程回立刻否认,被阿姨看出来是件很丢人的事,她才不愿意承认。

阿姨是过来人了,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性格,说:“回回,是不是心里不开心?还是有心事?你跟阿姨说说,要不要?阿姨保证不会跟别人乱说,帮你保密。”

“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,可能是怀孕了,想的有点多,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。”程回说着长长叹了口气,她现在只觉得浑身疲惫,非常难受,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感觉这么累,而且很不得劲。

“这怀孕的女人都这样,是很辛苦的,你体质也不好,会比一般人更辛苦,这也是在所难免的,如果真的这么累,你更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别想那么多,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也不要憋着,要说出来,你要是不说出来,其实别人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猜心思也很累。”

程回哽住了,是不是贺川也是这样想的,觉得猜她的心思太累了,所以宁可不猜。

阿姨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回回是个好孩子,你要是这么不高兴,那就不要勉强自己,先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阿姨温柔的抚摸她的肩膀,也是心疼她,也是因为都是过来人,有经验,知道怀孕的女人有多辛苦,她这样,是更辛苦了。

贺川又不在,估计是跟这个原因有关系,她才这么惊慌。

阿姨能理解她,还安慰了她会。

程回调整好心情这才下楼,张助还以为今天见不到程回了,看到她下楼来,笑呵呵的,礼貌打招呼。

而程回看到张助,打过招呼问了下,又问了一下:“找我有什么事么?”

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过来看看哪里有需要我帮忙的,程小姐,你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这已经是好几个人问她哪里不舒服了。

程回摇了摇头,说:“我没事啊,为什么都这样问,我只是长得白,看起来白而已。”

就算不舒服,也不能跟他们说,等会大惊小怪,担心她是不是生病了。

程回笑着说: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我也没什么需要的,你放心吧。我自己的身体我也清楚,要是哪里不舒服,我会去医院,不要担心啦。”

张助听她这么一说,点点头,就放心了,他今天来也是想看看她的,既然没事,那就好了。

“没什么事就行,要是有事可以找我。”

张助说完给了名片,说:“我换手机号了,这个是我新号码,程小姐你记一下。”

“好的。谢谢。”程回说完谢谢就把明片收起来了。

送走了张助,程父又问程回,比较担心她的情况,所以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

程回就躺在沙发上了,说:“没有,我没有哪里不舒服,爸,你别问了,我要是哪里不舒服会说的,阿姨问了,刚才张助也问,你现在也来问。”

“还不是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对劲,没事吧,要是哪里不舒服记得说话,别不说。”

“我知道啦,哎呀,好啰嗦。”程回也就抱怨了一句,抱怨完,她顿时安静下来,眉眼之中有几分忧愁。

“贺川出差这么久,你的心是不是也跟着飞走了,看看你最近,怎么回事?没精打采的。”

“还好啦,我不是没精打彩,我只是有点累,大概是怀孕都这样,当初妈妈怀孕不这样吗?”

“你妈妈怀你跟你哥的时候,身体不知道多好,还能下地干活,也就到你这不行了,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带孩子也是个体力活,当然了,贺川肯定要帮你的,他要是不帮,爸爸肯定帮你出气。”

程回噗嗤笑了出来,就跟程父开了几句玩笑话。

一时间,气氛也就轻松了不少,程父还说刚才应该留张助吃顿便饭再走也不迟,结果忘记了,程父自嘲年纪大了,不记事了。

程回当然不想他这样想,说:“爸爸,你哪里年纪大,在我心里,您一直都这么年轻的。”

“傻姑娘,等你生了孩子,你会发现时间过得很快,眨个眼睛,几十年就过去了。等你到我这个年纪,你会想年强那会经历那些事,当时觉得比天还大,但现在想想,其实没什么的,这都是很小的一件事。所以啊,你要调整自己的心态,其实很多事,都不算事,不要觉得迈不过去,你可以迈过去的。”

程父哪里看不出来她的情绪变化,多半是因为贺川,程父看她心都要飞到贺川那了。

程回被看穿了,不好意思笑了笑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程父是真希望她能听进去,也能理解他的一片良苦用心。

不过她毕竟还小,有些事,是需要慢慢体会的,一时间就算全部硬塞给她,她未必能够理解其中的意思。

程父已经决定她很棒了,很努力了,也劝她要珍惜当下时间,不要想那么多。

……

叶岩把石安交给贺川之后,就没再联系石安,他是相信贺川的,贺川既然答应了帮忙,就不会食言,叶岩还在想,石安是不是已经下飞机回到了故乡,她会不会不习惯,但是不习惯也要习惯,等这些所有事过去了,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他也管不着了。

叶岩觉得自己做完这些,也可以暂时放下心里的一块石头,他也不用担心别人的安危。至于他自己,倒是没那么重要了。

就连谭北找来保护他的保镖,也被他请走了,谭北还说他是不是不正常了,明知道他要是没人保护肯定会出事,他还是一意孤行。

叶岩只是笑笑,没说什么,他的命其实没那么重要,不需要找那么多人来保护他,该来的,始终是躲不掉的。

随着叶定的公司被举报出众多丑闻,叶定本人也被当地巡捕带走调查,这件事案子牵扯很大,还有很多人都跟这件事有关系,可以说是上流社会圈子的一大丑闻了,也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案子是不公开的,所有关于案件的细节,都没被公开。

普通大众不清楚,但有些有手段的人是能打听到一些细节的。

比如跟叶岩是合作关系的那些幕后人物,他们知道叶定出事后,在撇清关系的同时,也听说了是叶岩出卖的,纷纷就来找叶岩的麻烦了。

叶岩那次车祸就是他们造成的,那次是叶岩命大,只是受了点伤而已,也不算重,现在叶岩又出来了,还没有人保护,他们的目标自然也就是叶岩。

叶岩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,所有人都想要找他报复。

叶岩想再伦墩继续待下去也是待不下去的。

也有收到风声的记者来找叶岩,想做一个独家专访,但叶岩拒绝了,他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,而是选择回到以前居住的公寓,他什么也没做,就是过着正常的生活,似乎对其他事,一点都不关心。

白天的时候偶尔到附近公园逛一逛,晒晒太阳,喂喂鸽子,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个面包回家当晚餐。

晚上八点钟一到,准时上床休息,他的作息一下子变得悠闲又规律。

他无事可做,也不想做什么事,就想安安静静待着。

谭北来了一趟伦墩,找到了叶岩,谭北还是不太放心,过来看看叶岩是什么情况。

叶岩倒是不意外谭北会来找他,事实上,他觉得谭北是会被找自己的。

见了面,叶岩给他泡了一杯咖啡,问他要不要加糖。

谭北摇头,说:“我不喝咖啡,喝茶。”

“抱歉,我这没有茶。”

“那就矿泉水。”

“好。”

谭北盯着叶岩的背影看了半晌,忽然发问:“你怎么回来这里了?真的不打算离开伦墩?”

“恩,不离开。”

“为什么?你要是想离开我是有办法的,很简单,给你办个护照,你想去哪里都行,你不是心理医生么,这好找工作,全世界各地都能去,你要是想回墉城的话,也不是不行。”

谭北就想给他一条路走,但他似乎不太感冒,也不想去,仿佛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叶岩从冰箱里拿出一支矿泉水递给他,语气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,说:“我哪里都不想去,不过还是多谢你的的好意,我知道你是怕我被报复,想叫我躲起来,但我躲得了一时,也躲不了一世。就算我真的苟且活下去了,那些我生命力最珍贵的人却不在了,我活着也没意思。”

他的眼神就像是即将要面临死亡的人才会流露出来的眼神,谭北瞬间汗毛竖起,说:“你不要这样想,事情也许有转机呢?”

“什么转机?除非我母亲和妹妹,还有程回能够活过来。但你也知道,天方夜谭,基本不可能。”

叶岩还自嘲笑了笑,“其实说起来,程回最无辜了,她是被我牵连的,我要是不带她出现在这,或许她就不会出事了。我挺对不起辛甘,也对不起程回。”

叶岩越是这样说,谭北心里越不是滋味,他是真的很想告诉叶岩其实事情的真相。可话到了嘴边,他总是说不出来,就差那么一句,谭北唉了一声,叹了口气:“话说回来,你也别自责了,程回的事未必都怪你。”

“而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说实话,还真的不能全赖你。我的意思是,你也要看开一点,不要把责任过多揽在自己身上,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谭北感觉他说得有点多,叶岩能不能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,他也太着急了。

叶岩:“多谢你的安慰,不过这件事我比谁都清楚,其实就是我的错,叶定是因为我才对程回下手的,要不是因为我,她也不会出事,是怪我,不怪别人。谭北,你也不用安慰我了,我知道你的好意。”

但过去这么久,他始终无法原谅自己,的确是他的错,要不是他,程回不会出事。

“你不要这样说,算了,我直接告诉你好了,其实程回没事,她现在在墉城,已经跟贺川结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谭北只是自己嘴快的下场是什么,这要是被贺川知道,他就遭殃了,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冒着被贺川问罪的风险告诉了叶岩。

叶岩握着杯子的手都僵住了,他还以为幻听了,但他没有,谭北说的话是真的,他不敢有什么反应,仰着头看着他,好半天了,都没有说话。

而谭北还以为他傻住了,说:“你怎么不说话?不相信我说的吗?”

“谭北,你别开玩笑了,这些玩笑,不好笑。”

“谁跟你开玩笑,我没跟你开玩笑,说的都是真的!”谭北恨铁不成钢啊,他怎么就听不进去呢,亏得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告诉他。

“你听仔细了,程回没有死,她、没、有、死!听明白了?”

“你再说一次?”

“我说几次都是一样,程回没有死,她没有出事,贺川及时找到了她,把她带走了。只不过当时怕叶定报复,就把她藏起来,对外说是死了,其实就是假死。”

谭北感觉自己说出这些事,都要死了,还不是怕被贺川。

叶岩的反应跟块木头一样,没什么反应,好像都傻掉了,彻底愣在那了,也不说话,但表情已经接近崩溃了,尤其眼睛都红了,布满血丝,谭北虽然说见过男人哭,但没见过男人这幅样子。

他也傻掉了,就愣在那,过了会试探性问:“你怎么了?叶岩,说句话!”

叶岩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,他也不敢看谭北,握着矿泉水瓶,一下子恍惚了起来,他还能说什么?

谭北看他傻掉了,猜测大概是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,说起来也是,这消息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冲击,非常猛烈,他要是接受不了,也是正常的情况,谭北还想给他点时间消化,也不出声打扰他。

谭北就坐在边上等着,而叶岩维持这个姿势站了好久,才恍然反应过来,问他:“她没死?没出事是吗?她很安全?”

“对啊,她没事,她现在跟贺川结婚了,就在墉城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他一连说了好几个那个就好,仿佛知道程回活着,他的人生再次燃起了希望。

但是其他的,他就没再问了。

谭北还等着他追问呢,但是他没问,什么都没问,这让人难以理解,他为什么不问他?

“你难道不想知道其他事么?你可以问我的,我要是知道,会跟你说。”谭北挠了挠下巴,不太确定道。

叶岩彻底没话说了,他整个人都处于放开空状态,他不敢置信,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幕,虽然说他以前一直幻想过这一幕,要是程回没死,他内心的愧疚是不是比现在要少,但是没有这么多假设。

然而刚才谭北告诉他,程回没死,她现在安然无恙在墉城,他却不敢相信,怎么都不敢相信,这是他要的答案不是么?!可是为什么他这么不愿意相信!

甚至问也不敢问出来。

“其实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,你喜欢程回,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,但你为她好的心,我是知道的。其实我跟你说这件事,也是因为无奈,她现在过得很好,你也不用那么悲观对自己,你的人生还很长,不要放弃。”

谭北就是惜才,不想他就这样荒废自己的一生。

他明明是有未来的,是可以重新开始的,但是他似乎就这样放弃了,完全没想过以后,谭北看不下去了,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葬送自己。

所以他这才告诉他这件事,原本还想这件事肯定就烂在肚子里了。

但没想到,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,让叶岩知道真相。

“你也不要怪程回,她一直没联系你,也是因为她害怕,经历了那种事,是谁都有阴影。”

“我明白,我知道。”叶岩说。

“你知道就好,都是成年人,有些事不需要我说得那么直白,但是你知道就好了,程回现在过得很好,生活稳定,加上叶定这件事也算是过去了,她以后都不用担惊受怕,你也可以放心了。我告诉你这些,就是不想看你颓废下去,你还有你的生活。是不是?”

谭北拍了拍他肩膀,语重心长的,说:“你不要怪贺川,他也是着急,之前你找过我几次,都是因为怕告诉你,会有其他变故,我想你也是想为程回好,所以才没有说。你也不要怪我,也不要怪贺川,大家都是为了程回好,没有私心。”

谭北是说多错多,他是没有私心,但贺川可不是,他的私心可大着呢,他就是不想被叶岩知道,所以才瞒着。

现在他说出来了,也就是打了贺川的脸。

叶岩知道的,他都明白,其实也不难猜,贺川的性格他多少有过了解,他要是贺川,也不会告诉他,他都可以理解,所以不会怪别人。

叶岩眼眶都红了,他背对谭北,抬手擦掉眼角的泪,他从来不哭,但是这次还是忍不住。

“好啦好啦,现在天下太平了,没事了,现在说你的事,你想去哪里?我可以帮你,你尽管说,我呢,这个人就是热心肠,看不得朋友有困难不帮。”谭北以为这样能唤回叶岩活下去的希望,但叶岩却摇头,说:“谢谢,不过我哪里都不去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